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杀手的淫心
杀手的淫心
杀手的淫心 我仰面朝天躺在宽大的席梦思床上,微微闭着眼睛,一口一口悠长地抽着香烟。

  清脆的敲门声响起,是有节奏的三长两短,然后啪的一下,好像有人用手掌拍了一下木质的门板,门无声无息地悄然开来。

  几乎没有听到脚步声,但是在来人走到床前三步远的地方时,我开口了:「送货的人来了嘛?妮儿。」一边说话时,一边侧过脑袋,望着站在床边的少女。

  这是一名漂亮的白种女孩,金黄的长发卷曲着,如同闪光般耀眼,她穿着一件带红色条纹的露脐小背心,将那对足以自傲的硕大乳房裹得更加美丽,下身一条有些泛白的牛仔短裤,紧绷着丰满的肥臀,却将一双健美的大腿暴露无遗。

  她有些气恼地盯着我,却没有说话。我伸出修长的手指,在床头的乳白色木柜上敲了几下,笑道:「都是自己人了,直接进来就好了,何必躲在门后面呢?」一名很英俊的青年迈开瘦长的腿几步就跨了进来,一边把拿着的一个棕色手提箱扔在靠墙的圆沙发上,笑眯眯的道:「您老人家不开口,我们当小弟的怎么敢随便进来呢。」女孩微微皱起了弯弯的秀眉,对于他的这种油腔滑调显出讨厌的表情。青年的眼睛很尖,回头作出一副倾倒的样子:「哇,几天不见,梦妮小姐又漂亮了很多耶!真让人难以………」我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然后长长地吁出来,青年马上道:「除了梦妮小姐,我看也没谁能够配在老大身边了。」我注意到梦妮神色一动,明显对这话很受用,她有些下意识地挺了挺高傲的酥胸,带起一阵轻微而诱人的颤动,一下子就将青年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我冷冷的道:「流风,我要的东西呢?」

  青年全身一抖,慌忙道:「在在在,我都给您老人家准备好了的。」一边说一边回头去找刚才丢在沙发上的箱子。我道:「不必了。」流风马上停下来,直挺挺的站好,我接道:「你办事,我还是很放心的,呵呵。」流风听着我干巴巴的笑,觉得心底一阵发麻,道:「为老大办事,我一定会竭尽全力的。」顿了一下,「那我就先走了。」我轻咳了一下:「不要这么急着走嘛。」流风停下脚步,低头哈腰的道:「老大还有什么吩咐?」我打开床头柜,在里面大堆的花花绿绿中抓了一把,道:「辛苦了,回去喝一杯吧。」流风疾步上来双手接下:「谢谢老大。」我摆了摆手,他连忙转身离去。

  梦妮微笑了:「还是你有本事,这小子什么时候都是吊儿郎当的,连孟叔也拿他没办法,可是你脸一沉下来他就怕了。」我叹了口气:「那也制不住你呀,怎么就没见你害怕?」梦妮走到床头,提起柜上的大玻璃曲颈瓶,倒了两杯鲜红的液体,侧身坐在床畔,将其中一只细脚杯放在我胸膛上,抬手轻轻呷了一口。

  我伸手摸上她丰盈的大腿,轻轻揉捏着,感受着手掌中那种温柔嫩滑的感觉,真是一种极舒服的享受。女孩身子轻轻战栗着,不自禁地扭动着臀部,手中的液体也几乎撒了出来。

  在完全沉醉之前,她显然勉强提起了精神,低声问道:「最近又有任务了嘛?」我停住作怪的大手,吸了口烟,淡淡的道:「没什么,一个小CASE。」梦妮道:「是孟叔的意思嘛?」我微笑了:「有关系嘛?」梦妮皱起眉头:「他不是说了以后不会再让你一个人去办事的嘛?」我道:「是呀,怎么了?」梦妮嗔道:「那你这次又?」我笑起来:「这次?我有说过是一个人去嘛?」梦妮一愣:「我问过阿文他们,没有谁跟你一起行动的呀。」我笑着看她,没有说话。女孩怔了怔,脸上开始有些茫然,然后逐渐转现出惊喜的神色,望着我笑道:「不会吧?

  难道你要跟我……「不等我有所动作,她忽然甩掉手上的酒杯,双手搂住我的脖子扑在我身上,又笑又蹦起来。那一对丰硕紧贴在身上,让我几乎一下子喷出鼻血来,同时觉得胸口一凉,那杯酒已经全部倒在了我身上,不由惊叫起来:」哇,我的八二年的红酒呀~~~「我上身套了件黑色的汗衫,下面是一条肥大的游泳短裤,虽然脚上的一双大旅游鞋跟游泳池有些不太协调,但这身打扮在戏水的人群中,也并不十分特异了。

  我一边哼着有些走调的流行歌曲,一边慢悠悠地从宽大的游泳池边走过,眼睛不时色咪咪地落在穿着三点式泳装的性感美女那高高的隆起和丰满的撅起上。

  我的双手扎在裤腰带里,脖子上一条闪亮的金色项链随着我的脚步晃动,有点眼力的人只要稍微瞟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不过是面上镀了一层的假货,不过分量看上去倒是挺沉。

  我蹲在水池边,很专心地注视了一会儿游泳池里面的水,仿佛要观察是否有什么特殊物质,一会儿又坐在靠墙的凉椅上,有些无聊地喝着一瓶柠檬汽水,当然眼睛依然没有离开过水池周围的各色美女们。对面一名身穿红色泳装的女孩,正坐在水池边,把一双雪白的腿脚垂在水中,轻轻拨弄着水花。

  仿佛是感受到了我火热到有些放肆的眼光,女孩向这边瞅了一眼,发现了打扮得小混混一般的我,皱起了眉头。能够得到美女的注视,我小人得志般的笑起来,向她举了举手中的汽水瓶。

  女孩不悦地沉下脸,涌起了一股怒气,仿佛要发作的样子,但是旁边走过来应该是她同伴的另三名女孩,前面的两个,一个穿着蓝色的一截头泳衣,另一个则是火爆的三点式黑色泳装,紧紧住丰满的胴体上最神秘的地方,却依然让大半雪白细腻的胸脯现露出来,在泳装的黑色映衬下,显得更是诱人。走在最后面的是一名穿着白色泳衣的女孩,看上去才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身材还没有完全发育开来,但是那股天生的美人胚子却无法隐藏,如同正要绽开的花蕾般,更增添了让人心动的感觉。

  想不到在这个小小的游泳馆,居然一下子出现了四个极品美女呀!

  红衣女孩很快就跟后来的三名女孩聊起了什么,从她们不时瞟过来的眼睛看,一定是谈到我了,蓝色泳衣的女孩显得很气愤的样子,而那名黑色泳装的性感女郎则投过来冷冷的不屑一顾的目光,看来是个很高傲的女人,最后的白衣女孩则明显还不够成熟,看向我的眼光居然带上了点好奇。

  我依然用着百无聊赖的姿势坐着喝我的汽水,已经是第三瓶了,时间也不早了,游泳馆里面的人逐渐稀少下来。

  我站起身,去卫生间放松了一下,再回来时,刚才那艳丽夺目的四位美女已经不见了。

  我还是慢悠悠地溜达着,走到游泳池的尽头,推开一扇挂着专用字样的牌子的小门,飞快地打量了一下,发现没有人注意到我,就闪身进门,顺手将门带上。

  在一排衣柜前的长条椅上,刚才没好气瞪我的那名红色泳装的漂亮女孩正用一块雪白的大浴巾拭擦着,听见动静抬头看过来,发现是我这个让人讨厌的家伙,美丽的脸庞上涌起一片怒气。

  在她要开口喝骂前,我抢先用一种花痴的语气道:「啊,亲爱的红雨,我终于找到你啦!」红雨明显的一怔,她缓缓放下浴巾,望向我的目光变得凌厉至极:「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没有回答,而是急切地走近几步,用热情如火的声音道:「其实,我从很久以前就开始喜欢你了,从看见你的第一刻开始,我………」红雨没有理会我的风言风语,打开面前的衣柜,翻动着里面的衣服。

  我如同变戏法般地不知道从哪里刷地抽出一支有些发皱的玫瑰花,走到她的身边,双手将花送在她的面前:「请您允许我忠诚地为您献上这朵代表着我的……「

  我的话没有说完,红雨的手从衣柜中抽回,向我面前一挥,一抹闪亮的白光带着寒冷划过,我手中的玫瑰从花萼处折断,鲜红的花朵缓缓倒下,向地上坠落。

  红雨好像很满意自己这威慑的一刀,她露出这下你知道厉害了吧的表情,刚要开口将我怒斥出去,但是,她的脸色马上大变!

  我的左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扣住了她挥刀的手腕,同时,我的右手如同铁钳子一般捏住了她那细嫩的脖子。

  红雨的脸庞上浮起了惊恐的神色,她几乎在还没来得及有任何反应的时候,已经落入了我的手中。我笑了,依然是那种带着无赖表情的笑容,此时在红雨的眼中看来,带上了一种怪异的诡秘:「红雨、蓝月、黑蓉、白洁,四位美人我都非常喜欢,我决定,第一个好好的爱的是,你。」说话间,我的左手扭动红雨的手腕,带着她的雪白的手臂,带着她小巧的手掌,带着她手中闪亮的匕首,转向她那在红色泳衣包裹下平坦结实的小腹。

  红雨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手中的匕首捅向自己下身柔软的小腹,她一瞬间想到至少四种反击的方法,但是却吃惊的发现自己居然无法动弹!我的右手五根手指捏住了她的玉颈,仿佛也扣住了她全身的经脉,让她一丝一毫也无法动弹,甚至想抛下手中的匕首也无法做到。

  她忘记了惊叫,她觉得自己仿佛在做梦一般,刚才在自己眼中渺小得如同一只耗子般的这个无赖,现在居然将红雨这个自认为身手高强的少女完全掌握在手中,让她连挣扎都做不到,让她只有瞪大那美丽的黑眼睛,束手无策地看着自己手中的匕首,飞快地戳进自己的小腹。

  虽然看起来并没有非常用力,但是那柄将近一尺长的冰冷锋利的匕首,噗地一声完全捅进红雨平坦的小腹中!

  红雨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无法置信地看着我,半晌才发出一声痛苦地哀呼,随即如同被割破了喉咙的小母鸡般嘎然而止。我的右手一下子收紧,死死捏住了她的咽喉。

  红雨在我的手掌下发出一阵动人心魄的痉挛,她全身每一块肌肉都颤抖着,鲜艳的血从她小腹上插着的匕首周围涌出来,比她身上那件大红色的泳装更加红,那是一种浓浓的暗红,是血浆的颜色。

  红雨猛地一挺身子,发出咕啊的断气声,我手一松,她就软绵绵地摊倒在地上,又抽搐了几下,身子再次向上挺了挺,终于不动了。

  我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很顺利的干掉了一个,而且是据说最厉害的一个,看来这次任务不像预料的那样困难嘛。

  我的目光有些留恋地在红雨那丰满的大腿上徘徊了一下,转身走向通往内室的小门。

  离小门还有两三步的距离时,门突然从里面被打开了,那名先前我看到的穿着蓝色一截头泳衣的女郎从里面迈步出来:「雨姐,怎么了?我听见……」我一个箭步上前,左手按向她的樱桃小嘴,右手抓向她的手臂。

  但是显然这位叫做蓝月的女孩反应是一等一的快捷,她在还没有明白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已经飞快地隔开开了我伸出的手,同时微微弓起身子,如同出笼的母豹子般盯着我,一柄同样闪亮的匕首出现在她的纤细的掌中。

  我担心她会发出惊叫招来其他的人,这也是我一开始就准备捂住她小嘴的原因。很高兴的是,虽然她格挡开我的手,却好像打算一个人对付我,让我放下了不少心。

  因为长椅挡着,蓝月没有看到躺在地上的艳尸,但是我突然出现在这个本不应该是我出现的地方,原来应该在这里的红雨又没有动静,蓝月下意识地感受到了危险。她发出低低地冷笑:「小瘪三,我刚才就看你不顺眼了!」我微微耸肩,然后突然之间起脚,飞踢她持刀的手腕!

  蓝月仿佛早就预料到我的举动,身子稍微向后一闪,精确地躲开了我全力踢出的一脚,而我则因为用力过猛,随着惯性向前打了个踉跄,身子侧了过来,将半个后背露给了对方。蓝月当然不会放过这种机会,手中的匕首狠狠地向我的后背扎下!

  然而,我并没有像一般站不稳身形的人那样努力保持站立,我猛地向下一蹲,动作流畅至极。当蓝月醒悟到我一开始就是故意的时候,她以为必中的一刀已经从我头顶划过。我以一脚为轴心,身子飞转,同时右手成拳,直直地擂在了蓝月平坦美丽的小腹上!

  蓝月啊地一声哀呼,身子如同虾米一般弓起来,我这一记直拳正打中女人柔嫩的小腹,让她疼得冷汗都冒出来了。我一闪已经来到她身后,结实的左臂搂住了她细嫩的脖子,猛力向后一带,蓝月被我勒得直起身子,我用胸口向前顶起,同时手臂继续向后用力勒紧,蓝月整个人被我拉得双脚离开了地面,身体成一个前弓型,弯成一道优美的弧线,挺得最高的就是她那漂亮的小腹!

  我的右手早已捏住了她拿着匕首的右腕向回一圈,带着她的手臂,将她手中的利刃送入了她高挺的小腹之中。

  蓝月只觉自己那柔嫩的小腹中一道冰凉飞快地钻进,在她肥美的肠子中穿过,带起一种奇异的感觉,让她不由自主地踢蹬着雪白丰腴的大腿,扭动起腰肢挣扎着。

  我没有给她太多的时间,右手一用力,将整个匕首全部戳进她的肚皮中,同时左臂收紧,蓝月那美丽的肉体在我的怀中痉挛着,欢快地踢蹬着,一挺一挺地挣扎着,然后是全身一紧,僵直了几秒种,就迅速瘫软了,再也没有动弹。

  我依然紧勒着这具丰腴的肉体,房子中静下来,一阵轻微的滴答声响起,蓝月临死的时候失禁了,淡黄色的尿液从她的裆部洒出来,滴在了地板上。

  我松手放下已经完蛋了的蓝月,回身拉开通往内室的门。

  这个房间没有人,我走向通往下一个房间的门,心中涌起一丝慎重。

  一名穿着三点式黑色泳装的性感女郎已经站在房间中,用着她那高傲的冰冷眼神看着我,仿佛看着的是一条狗。

  我的全身一下子完全绷紧。

  她们四个人的更衣室是相通的,既然我在杀死红雨的时候,蓝月可以赶过来,那么虽然我干掉蓝月的时间很短,黑蓉也是来得及在我的匕首捅进蓝月肚皮的时候赶到的,显然她已经发现蓝月完蛋了,自己来不及救人,就干脆退回来,收束心神,准备在最佳状态下与我交手吧。

  好像,遇上了一个比较难缠的女人呢。我眯起眼睛。

  黑蓉依然冷酷而轻蔑地看着我,好像并没有喊人来帮忙的打算,也没有准备向我动手,仿佛就用这种一万个瞧不起的眼神,已经足以将我杀死似的。

  我从一进入房间就紧绷着的身体,突然一下子完全放松开来,又恢复了那副地痞无赖的神情,前后变化之快,简直如同两个人一样。

  黑蓉冰冷的目光中掠过一丝惊异,她明白眼前的人不是依靠「梦幻之眼」的精神攻击可以对付的,不动手是不行的了,她收回冷漠的气息,缓缓抬起手中闪亮的匕首,摆出了凌厉的进攻式。

  我向她一摊双手,摆出一个自认为很酷的造型,在黑蓉的眼中则是一种明显的挑肆,她清叱一声,匕首划破两人之间的空气,带着尖锐的呼啸向我刺来。

  幸好她的身手并不如同她的眼神那样凌厉和高明,也许,正是因为太过于注重「梦幻之眼」的精神修炼,让她的身手反而是相当的差。毕竟是女人,平时只要使出眼神就可以征服敌人,又何必去进行要一身臭汗的苦练呢。但是,当遇上同样是精神攻击高手的我的时候,她的命运就注定是完蛋了。

  如果不是她的身材实在是太惹火,如果不是她的胸部实在是丰硕,如果不是她的大腿实在是迷人,如果不是她的肉体在动作中实在太让人陶醉,我几乎一招就可以将她干掉。虽然如此,我最后还是从背后环住了她光滑细腻的脖子,另一只手也扣住了她持刀的手腕。

  要捅死这样性感的尤物,真的有些可惜呀,不过我的时间不多了呢,今天的主要目标还没有找到,没法再耽误了。

  黑蓉还在不甘心地踢蹬着大腿,来回扭动肥美的臀部挣扎,肉体的摩擦让我得到更多的快感,心里也更是舍不得就这样干掉这个美女。不过时间不等人,我叹息着,捏着黑蓉握刀的手,向她性感的肚皮上用力捅去!

  一种莫名的直觉让我飞快地转身,正看到穿着白色泳装的最后一名女孩用力的一刀向我刺过来。

  我的转身显然并不在这个叫做白洁的女孩预料中,她完全无法收住式子,手中的匕首继续刺了过来,而由于转身,现在在我身前面对着她的,是穿着三点式黑色泳装的性感的黑蓉。于是,白洁手中那柄近尺许长的匕首,完全地捅进黑蓉胡乱踢蹬着大腿而张开的裆部,那被高腰三角泳裤紧绷着的鼓鼓的肥大阴阜之中!

  黑蓉那被我紧勒住的脖子深处发出一阵低沉而痛苦的呻吟,她的额头上冒出豆大的冷汗来,她知道,自己的女性生命已经完全被剪除了!

  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名青春活波的小妹妹!

  黑蓉那美丽的眼睛中射出恶毒的光芒,用力一脚蹬向面前呆呆立着的白洁。

  白洁已经被自己失手捅进姐妹阴阜的匕首吓得目瞪口呆,完全没有想到防范,于是,黑蓉这垂死的全力一脚,正正地踢中了她穿着白色泳装的娇躯下部,两条大腿之间那微微隆起的私处!

  白洁完全没有任何的思想准备,在这一击之下发出了痛苦的哀呼,放开匕首,两腿并拢,双手捂住裆部,栽倒在地板上,扭曲着挣扎起来。

  我被黑蓉的举动吓了一跳,放开手臂,黑蓉扶住刺入她阴阜的刀把,仿佛想要将它拔出来,但是却颤抖着没有那种勇气,奇异的感觉缓缓弥漫她的全身,她娉娉婷婷地扭倒下去,欢快地踢蹬着,扭动着,发出一阵又一阵动人的痉挛,手上不自禁地用力,居然将匕首更向自己的阴阜中捅进去,直至没柄。她用力向上挺起身子,不甘心地大力踢蹬了几下那对洁白如玉的丰满大腿,终于停止了挣扎和享受。

  这个迷人的尤物终于结束了自己美丽性感的生命。

  我走到还蜷曲在地板上的白洁身边,这个漂亮的女孩紧紧闭着可爱的眼睛,小嘴唇微微蠕动着,从那皱起的秀眉和战栗着的胴体,可以看出她正忍受着一波波的奇异的痛苦。

  轻轻叹了口气,不错的女孩呀,可惜我真的没有时间了呢。我左手用力抚开白洁紧紧捂住裆部的双手,同时右手从黑蓉那里夺下的匕首准确而迅速地直直刺入女孩那刚刚发育起来的小阴阜!

  白洁发出一串不知是痛苦还是快美的呻吟,在我耳中听来是如此的撩人心魄,冰冷的匕首轻易地刺穿了她的处女膜,白洁仿佛一下子告别了少女时代,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女人,她扭曲着,痉挛着,作出很多撩人的动作,但是动作越来越微弱,终于在一次猛力的踢蹬之后,她全身一松,放弃了挣扎,再也没有动静了。

  这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就这样结束了自己花朵般美丽的少女生命。她那红苹果的脸蛋上,洋溢着欢快的红霞,漂亮的大眼睛向上瞪起,眼角还残留着一滴快美的泪珠。

  我站在门口,情不自禁再次回头欣赏着躺在地上的两具艳尸,一个是那么的性感撩人,一个是那么的青春动人,都是美丽的女孩呀,也许能够在生命中最灿烂的时刻结束,也是一种幸福吧。我突然有点不敢去看白洁面颊上那滴晶莹的泪珠。

  任务还没有完成,真正的目标还在后面呢。

  徐丽娅,你的末日来了。

  我在心底默默念着,坚定地推开了进入下一间的小木门。

  通过盘旋的旋梯,我上到二层,我感觉自己的心跳有些快起来,催促着我的脚步也随之加快,向着走廊尽头迈去。

  我伸出手,抓向身前的圆形门把手,正准备推门而入的时候,突然下意识地飞快收手。

  几乎与此同时,一股冰冷的寒气从我身前掠过,尽管我已经及时反应后退,随着一串飞扬的血珠,我的手臂上还是被划出一道狭长的伤口,幸好并不是很深。

  我完全不去注意手臂上的伤口,流畅地飞身后退,立定身形,这才打量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一名女孩。她穿了一身红白相间的条纹泳装,齐耳的短发让她显得很有精神,身材匀称,此时正双腿微分,两脚不丁不八地站着,一手叉腰,一手在身前晃动着明亮的匕首。

  她以一种很轻松的眼光看着我:「小伙子,身手不错嘛。」我感觉有些哭笑不得,她怎么看也不会超过二十岁,居然就用这种大姐的口气说话了?我刚刚准备开口说些什么,突然猛地向后一闪,几乎在此同时,一道白芒自我身前飞闪而过!

  在我收住脚步准备反击之前,她的匕首已经再次收回身前,依然悠然地晃动着,仿佛刚才那凌厉的一击根本没有发生过似的,而在看似随意的晃动中,她的匕首却一直在对我构成无形地压力,我感觉仿佛一条毒蛇正窥探着我的任何一丝破绽,然后凶猛地扑上来,我已经不得不尽力控制自己的身形,更没有余力来对她发动攻击了。

  她还是很悠闲的口吻:「闪得还行,楼下我的几个姐妹都被你干掉啦?」我感觉额上渗出汗珠来,这个仿佛邻家女孩般的女郎,居然能够一边谈笑自若地说着话,一边就发出最狠毒的攻击来?我集中全部的注意力,紧盯着她晃动的匕首,希望能够发现一点松懈,我没有时间,也没有资本在这里跟她耗着,作为一名杀手,如果无法杀死对手,就让对手杀死好了。

  她继续聊天般的说着:「我是彩虹组的张彩环,你叫做什么名字?」彩虹组?我的脑海中迅速找到有关的资料,同时心神为之一震,难道?

  在我失神的一瞬间,张彩环手中的匕首如同活物一般,灵巧地划过两人之间的距离,眨眼之间已经来到了我的胸前。我虽惊不乱,左手急抬,格向刺来的匕首,我对自己的出手速度很有信心,绝对可以在对方的匕首刺中之前挡住攻击。

  然而,几乎在我的手臂与彩环持刀的手腕相触的瞬间,她那纤细白嫩的小手突然一圈一转,居然就轻而易举地晃开了我阻挡的手臂,我可以感觉到刀尖的寒气急涌而来,让我对应的那片肌肤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我的另一只手虽然也做好了反抗的准备,却好像还是慢了一步,虽然我可以在这一刀对我造成致命的伤害之前退开,但是受伤是绝对逃不了的,而从彩环的身手看,即使一对一单挑,我也未必有十足把握战胜她,若是受伤之后,我就该为自己的小命考虑,恐怕只有夹着尾巴逃跑了。

  幸好,虽然张彩环身手高强,却没有想到,我并不是独自一人来的。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隐身在暗处的梦妮出手了。

  我很少见过梦妮在实战中出手,如果一定要我形容的话,真的很像是一只美丽的母豹子,敏捷流畅,简洁有力。

  她一扑出,所发出的气势,就让彩环不得不收回了刺向我的一刀。彩环可以感觉到对方这突然一击的凌厉,自己如果继续出刀,就会以力竭之势面对全力的一击,不死也得重伤,权衡轻重之下,只有收刀后退,回护自身。

  梦妮并没有给她喘息的机会,一连串迅猛的拳脚如同暴雨般向彩环倾泻而去。

  彩环努力防御,却一直无法缓过一口气反击。两名女孩你来我往,一个攻得刁钻,一个守得周密,居然斗了个旗鼓相当。

  我吁了口气,好整以暇地看着粉拳秀腿飞扬,真是绝妙的享受呀,嘿嘿。

  梦妮显然注意到了我那陶醉的表情,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手下已经加紧了攻击的力度。彩环挥舞匕首,全力招架。两个人堪堪又斗了几个来回,突然白光飞闪,彩环手中的匕首已经被脱手击飞,她大吃一惊,不及反应,梦妮如行云流水般大下蹲然后扫堂腿,正击中彩环的脚踝,将她仰面朝天扫倒在地上。梦妮的右手五指成爪,准确有力地扣向彩环的咽喉,彩环那美丽的头颅向后仰起,一双丰满的大腿胡乱踢蹬了几下,身子一挺,眼看就要断气了。

  我飞身过去接住匕首,翻过来,一刀直刺彩环因为倒下时两腿大张而露出的裆部鼓鼓的阴阜。

  一条雪白健美的腿突然飞踢过来,正中我的手腕,我勉强忍住才没有将匕首脱手掉下,抬头正看到梦妮带怒含嗔地盯着我,我护住手腕,生气地道:「你干什么?」梦妮没有吭声,还是狠狠地盯着我,我也狠狠盯回去,她突然低低地骂道:「死色狼!」一拳正中我胸口,我措手不及,被打得连退几步,仰面坐倒在地。

  梦妮正准备上前一步,本来躺在地上让人以为几乎断气了的彩环突然飞身而起,紧收腰际的右拳直直打在梦妮那平坦结实的小腹上!

  这爆发性的一击让梦妮如同折断的芦苇般弓下身子栽倒,彩环恶狠狠的双手成环,扣住梦妮那光洁的玉颈,用力掐紧,梦妮拼命扭动着身子挣扎,却无法挣脱彩环对自己的窒息。

  我从一开始的打击中反应过来,站起身子的时候,梦妮已经翻了白眼,身子挺了挺,就不再动弹了。我怪叫一声,挥刀直扑过来。

  张彩环放开手中已经静止的梦妮,直起身子面对着我,眼中闪过不屑的光芒。

  她的表情很快变成了惊异,因为地上本已经两眼翻白的梦妮不知什么时候贴在她身后,用修长的手臂勒住了她的脖子。

  彩环双手去抓紧勒自己脖子的手臂,同时准备抬腿后踢,摆脱身后的袭击,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我的刀割破空气,带着白芒噗地捅进了她的小腹!

  仿佛是一瞬间,又仿佛是很久,彩环突然停住了所有的动作,整个人完全静止,用一种不敢相信的眼神,望着眼前,却并不是在看我,而像是在看着虚空般,她的咽喉深处发出低低的声音,如同呻吟又如同叹息。

  梦妮依然从后面紧紧勒住她的脖子,我从前面用力将匕首完全戳进她的小腹,直至刀柄顶在了她的肚皮上,鲜艳的血液越来越多地从伤口处涌出,顺着她光洁平滑的小腹,流过她那紧绷的泳装,在她的裆部聚集起来,然后滴滴答答地掉到地上。

  三个人保持着这种「亲密」的姿势,静止着,谁都没有动弹。

  然后,仿佛是突然从睡梦中醒来般,彩环全身发出一波波动人的痉挛,她向上踮起脚尖,身子前挺,美丽的脸庞满是红霞,翻着白眼向后仰去,随着一串模糊不清的哀呼,她的裆部突然涌出大股的淡黄色液体,从紧绷住阴阜的泳装边缘淌出来,哗哗地洒在地上。

  张彩环保持着这个僵硬的姿势几秒种,就迅速瘫软下去,我松手放开刀柄,同时梦妮也收手后退,两个人看着彩环美丽的肉体失去了支撑,如同稀泥般扭曲了几下,仰倒在地上,她无意识地抽搐了几下,终于停止了呼吸,这个高强的女郎,终于也结束了自己美丽而强横的生命。

  【完】